1. <track id="j6tv9"></track>

        上饒新聞網

        -- 新聞:0793-8224621 --

        數字報刊 微信公眾號
        首頁> 健康 > 健康資訊 > 保健 > 正文

        依法促進家庭教育 守護兒童健康成長

        2022-08-11 15:38:33  |  來 源:人民網  點擊:
          今年1月1日,我國首部關于家庭教育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正式實施,標志著家庭教育從傳統的“家事”上升到新時代的“國事”。

          家庭教育促進法從法律的高度為家庭教育確立了行為規范,也為國家和社會對家庭教育的指導、支持和服務制定了措施、確立了目標,既依法懲戒“養而不教、監而不管”,也依法糾偏“教而無方、教而不當”,建立健全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機制,促進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家庭教育令”是人民法院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重要司法舉措

          今年1月6日,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發出一份特殊的裁定——家庭教育促進法實施后的全國首份“家庭教育令”。

          事情源于該院審理的一起撫養權變更糾紛案。2020年,胡某、陳某夫妻二人協議離婚后,女兒由母親陳某撫養,但母親長期疏于對孩子的撫養教育。父親胡某知曉后,通過請保姆的方式履行其對孩子的撫養與照顧義務,但只是讓孩子一個人與保姆居住。

          鑒于父母雙方都存在怠于履行撫養和監護職責的情形,加之孩子表示更愿意和母親共同生活,法院審理認為,還應再給予母親一次自我糾錯、重新積極履行其撫養義務和監護職責的機會,最終判決母親繼續履行監護責任。

          然而,案件承辦法官意識到,僅靠一紙判決,仍無法真正實現兒童權益的現實保護。2021年10月,家庭教育促進法表決通過,這讓承辦法官找到了糾正“父母拒絕、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責任”“不正確實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等行為的法律依據。

          家庭教育促進法規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辦理案件過程中,發現未成年人存在嚴重不良行為或者實施犯罪行為,或者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正確實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根據情況對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予以訓誡,并可以責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導。

          據此,承辦法官擬出一份“兒童守護令”,最終經最高人民法院指導后,以“家庭教育令”的形式發出。該“家庭教育令”裁定,母親應多關注孩子的生理、心理狀況和情感需求,保持與老師每周至少一次的聯系;不得讓孩子單獨與保姆居住生活,應該與母親同住,由母親或近親屬養育與陪伴;如違反裁定,視情節輕重,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家庭教育令’是人民法院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重要司法舉措,是依法約束和懲戒家庭教育中‘養而不教、監而不管’行為的有力司法手段。”最高人民法院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為進一步規范人民法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確保家庭教育促進法準確、統一、有效實施,最高法近期正在研究制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意見》,以期對人民法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適用情形、教育內容、指導程序、法律后果等給予明確規范指引。

          糾正“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等錯誤觀念

          據了解,北京、湖南、江蘇等多個地方的人民法院陸續發出“家庭教育令”。通過梳理發現,父母和監護人被予以訓誡或責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導,主要有3種情形:一是疏于管教或教養失當,導致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或不當行為;二是婚姻破裂等情況,影響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長;三是缺乏對未成年子女網絡活動的監管。

          “除了依法約束和懲戒‘養而不教、監而不管’,人民法院還堅持懲戒和糾偏并重,依法糾偏和指導‘教而無方、教而不當’的家庭教育行為。”該負責人表示,一些家庭教育令不僅限于事后追責,還采取前瞻性、溝通性和指導性的方式。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變更撫養關系糾紛案中,法院查明父親日常頻繁使用打罵、責罰的方式來教育孩子,存在過度責罰行為,責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導。

          法院通過司法裁判,對此類簡單粗暴的教育方式予以糾正,同時提醒廣大家長,應遵守家庭教育促進法的相關規定,通過依法合理的方式來管教子女,糾正“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等錯誤觀念,過度責罰子女將受到法律的約束和懲戒。

          2021年7月,尚未成年的小文(化名)被朋友引誘,結伙偷盜摩托車。案發后,小文主動投案自首并歸還了贓物。經過訊問、走訪調查,辦案檢察官找出問題癥結:其父母認為孩子在學校讀書有老師負責管教,自己可以安心打工,較少過問孩子的學習生活。“孩子之所以犯罪,與父母怠于履行監護職責、家庭教育缺位有重要關聯。”辦案檢察官表示。

          今年1月,綜合小文犯罪情節、認錯態度等情況,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對其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同時,對其父母發出督促監護令,從依法履行監護職責、強化子女自我保護意識等方面對監護人提出具體要求。在發出督促監護令后,承辦檢察官還與社工組織建立了線上考察微信群,對小文開展心理疏導及幫教工作,制定回訪計劃。

          “督促監護令是檢察機關貫徹家庭教育促進法,強化對監護權的監督干預,推動筑牢家庭教育保護防線的一項創新舉措。”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檢察廳廳長那艷芳介紹,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時,根據個案不同情況和監護履職中存在的具體問題,向監護人提出針對性要求,通過訓誡、責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導、協調提供家庭教育指導等方式督促和引導監護人切實履行監護職責。同時注重協作聯動,通過部門合作、協調機制等方式引導多方力量積極參與,發揮合力優勢,提升督促監護工作質效。

          依法建立健全協同育人機制

          “我們以案件為基礎,努力將促進家庭教育的理念落實于辦案全流程中。但家庭教育的規范性與專業性仍有待提升。”北京市平谷區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法官烏云嘎表示,法院作出判決或發出“家庭教育令”后,應該進行哪些項目的家庭教育指導、如何對家長開展更科學精準的指導,這些問題的解決,都需要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其中、共同推進。

          今年4月,全國婦聯、教育部等11個部門共同制定印發了《關于指導推進家庭教育的五年規劃(2021—2025年)》(以下簡稱《規劃》),明確提出完善家庭教育法律政策體系、構建普惠性家庭教育公共服務供給體系、構建全鏈條的家校社協同育人機制等6項共21條重點任務和策略措施。

          “《規劃》為貫徹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提供了更為具體的指引,‘協同’一詞不僅在《規劃》文本中多次出現,從實質上看,‘協同’意味著覆蓋領域的全面。”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家庭教育促進法設立“家庭責任”“國家支持”“社會協同”專章,目的是促進家庭、國家、社會等各方形成合力,共同推動家庭教育健康發展。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與市教委等部門會簽《關于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建立家庭教育指導工作聯動機制的意見》,探索建立5項工作機制,深化家庭教育指導工作;北京市密云區人民法院聯合區婦聯等部門,建立“家庭教育+心理疏導”“家庭教育+回訪幫扶”等聯動機制,吸納心理咨詢師、家庭教育指導師等專業群體,對家長開展指導或制定具體方案……實踐中,一些地方和部門積極探索并搭建多方參與的家庭教育平臺。

          “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已經寫入家庭教育促進法和多個政策文件,教育部等多個部門也將其列入年度工作要點。”儲朝暉認為,推動和健全家庭學校社會協同育人,需要相關責任主體出臺并踐行更可檢驗、可操作的家庭教育政策措施。在這方面,《規劃》指明了一些努力的方向,如推動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因地制宜設立家庭教育指導機構,及時向有需求的家庭提供服務,形成有地方特色、有群體適應性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模式等。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匯集家庭、政府、學校和社會等多方力量,才能將法律規定轉化為行動自覺,讓家庭教育更好地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保駕護航。”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秘書長林建軍說。

        免責聲明

                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我就蹭蹭不就去

        1. <track id="j6tv9"></track>